北大课程,培养一级立异人才

图片 2

北大课程,培养一级立异人才

图片 1江苏省宜兴中学蒋华强

图片 2大学课程开进中学

大学先修课:“掐尖”还是“育才”

中学担负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任务主要是为创新人才的培养奠定基础,提供平台。这就要求进一步密切中学和大学之间的联系,充分发挥大学的资源优势。

核心提示:微积分、电磁学、中国古代文化……这些原本开设在大学的课程,如今中学生就能学习了。本周,由北京大学[微博]发起的“中国大学先修课程”将在福州一中开课,大约100名学有余力的高二学生,将在本学期提前学习一门大学课程,并在7月参加由北大统一组织的考试。

■本报见习记者 王之康

我们希望在两个方面能够有所作为:

据了解,本学期,北大与国内20多所高中合作,开设首批五门“中国大学先修课程”,福州一中是我省唯一一所开设这样课程的高中。

不久前,中国大学先修课程试点项目2017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北京十一学校、河北衡水中学等17所学校被评为CAP首批示范基地学校,再一次将这项由中国教育学会与高等教育出版社共同发起于2014年3月的CAP试点项目推向了公众的视野。

一是在中学开设校本选修课程的同时引进大学先修课程(AP课程)。大学先修课程的开设由高校提出课程目录、课程标准、考核要求,中学实施教学,高校组织考试。学生如有2-3门AP课程考试合格,可以享受自主招生优惠政策,进入大学以后可以作为相关专业的学分。高校要根据中学的实际确定开设大学先修课程的资格学校,并且能为中学AP课程师资的培训提供条件。

北大招办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开设先修课的目的,是为不同天赋的优秀学生脱颖而出创造有利条件,为拔尖创新人才的选拔培养奠定基础。学生的先修课考试成绩,可作为北大自主招生时重要的参考依据。

简单来说,大学先修课就是让一批“学有余力”的中学生提前接触大学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这在国外早已推行了多年,在国内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2013年,北京大学就开出了首批“中国大学先修课程”。

二是在中学实验教学的基础上建立创新项目基地。中学可以依托高校的师资和设施设备优势建立创新项目基地,如纳米技术、机器人、基因工程、遥感技术、绿色能源等等,让有兴趣和天赋的学生有拓展知识和动手实践的机会,从而一方面进一步激发学生探求知识的兴趣和热情,使增长学生的知识,培养学生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为高校输送具有创新意识和较高能力的优秀学生。

一直以来,高中与大学的联系,主要限于高考[微博]这一环节。那么,大学先修课程是否将成为高中和大学衔接的一种新模式?这样的课程对拔尖创新人才的选拔,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而北大发起先修课程后,是否会导致名校掀起新一轮“掐尖大战”?

但因为“学有余力”这一前提的存在,不难想象,接受这些课程的必定是顶尖学校里的尖子生。而且,虽然教育部2016年曾在下发的《进一步加强高校自主招生信息公开和监督管理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要求,严禁将参加大学组织的先修课程、夏令营、冬令营等活动作为自主招生的前提条件或者与自主招生考核工作挂钩,可实际上,参加大学先修课的学生通过统一考试所取得的成绩,仍旧会成为大学自主招生的重要参考。

以上两方面的工作需要高校和具备条件的一流高中的密切配合,共同努力,也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出台相应的政策支持,这样才能让一批优秀的学生不再因为一味的应试升学而消磨时间和天赋,为拔尖创新人才的脱颖而出创造良好的环境。

大学先修课是什么?

那么就有人会质疑了:大学先修课到底是一种新的“掐尖”模式,还是推动我国教育改革的“育才”模式?

分享到:

有大量课堂讨论和文献阅读,考试要交论文

若要追本溯源,美国发起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AP(Advanced
Placement)课程可以说是中国大学先修课程的蓝本。这是美国的三所顶尖大学联合三所顶尖中学,为利用好高中后两年的学习时间,实现大学教育与中学教育“无缝衔接”而推出的一项教育改革,至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

本学期,北大开设的先修课程包括微积分、电磁学、大学化学、中国古代文化、中国通史(古代部分)5门,今年秋季学期,还将陆续推出涵盖数学、物理、化学、中文、历史、生物、经济、计算机等多个学科的十几门课程。

2010年,我国颁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其中提出,“加强高中与大学间的衔接”,“鼓励普通高中和高等学校共同探索创新人才的培养模式”,“加强各阶段拔尖人才的培养”。这是大学先修课在我国首次进入国家决策。

在福州一中的老师看来,先修课不但可以让拔尖学生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学得更广、更深,而且有助于开阔视野,培养适应大学的学习和思维方式。

实际上,大学先修课主要是针对学有余力的中学生而开设的,但怎样才算“学有余力”呢?对此,《中国大学先修课课程指导意见》中规定,“学有余力”即在完成日常学习且成绩优秀,仍有时间和精力可以进行更有挑战性和更大难度课程的学习,建议在成绩排名前10%的学生中选择。

据介绍,先修课的课程标准、教学大[微博]纲由北大制定,考试和评分也由北大完成,而授课老师则由福州一中的7名骨干教师担任,他们上月刚刚赴北大参加了师资培训。先修课的上课方式与高中完全不同,将有大量的课堂讨论、论文写作、文献阅读……强调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而考试的方式也不仅仅是笔试,还包括论文、读书笔记和面试等。

据统计,当前中国大学先修课程已在全国112所试点中学落地生根,1000多名教师接受了授课教师的资格培训,16000多人次学生注册选修课程。

按教学安排,每门先修课每周2个课时,选择在自习课或下午放学后的时间上课,每个学生只允许报一门课程。每门课从报名学生中筛选出20人,进行小班授课。

“中国大学先修课程试点项目不仅会加强对拔尖人才的培养,而且对于促进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先修课将带来什么?

钟秉林认为,中国大学先修课程试点项目丰富了高中课程体系,有利于推进高中课程改革和人才培养模式改革,而且为不同潜质和特长的高中学生提供多样化的选择机会,引导学生自愿选择、自主学习,激发学生的主动性和学习的潜能。“同时,它还搭建了高中学科与大学的专业,高中教师与大学教师相互沟通的桥梁,有利于加强大学与高中的衔接。”

让拔尖高中生“吃饱一点”,帮助高校挖掘好苗子

但一再被提到的加强大学教育与中学教育的有效衔接,真的能如愿以偿地实现吗?对此,同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讲师张端鸿表示:“中国教育与美国教育相比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中国人非常重视考试。因此,大学先修课程如果不与大学招生录取挂钩,学生和家长就没有参与的动力,实现大学教育和中学教育的‘无缝衔接’也就更无从谈起了。”

“物理系招进来的学生,对物理一点也不感兴趣,大学教授也很郁闷。”到北大参加师资培训的福州一中物理老师杨明转述北大老师的话说,北大希望通过先修课程,挖掘到真正具有学科兴趣和学科潜力,适合自己培养的学生。

但是,与升学挂钩的大学先修课,是否又会影响教育公平呢?

北大招办方面也表示,开设先修课,有了自己的综合评价办法和系统,北大将可以逐渐脱离单一的分数标准来选拔人才,找到真正适合北大培养的苗子。

对于大学先修课公平性的质疑,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实际选课结果看,确实是部分优秀学生才选择大学先修课,但这并非教育的不公平,因为所有学生都有选择的权利。

“每个班总有那么一些对学科兴趣特别浓厚的学生,仅凭高中课本已经”喂不饱”他们。”福州一中教务处负责人表示,一些优秀学生在高二阶段就已经提前掌握了高中三年的知识,这些学生复习一下去参加高考,成绩不见得比高三学生差,如果这些孩子的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在应试的重复性训练上,就太可惜了。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虽然开设大学先修课程是给想飞的孩子插上翅膀,但要注意不要让其异化为大学“掐尖”的另一个渠道。

在开设先修课前,这些学有余力的学生,学习的途径主要是自学,遇到问题则请教老师。福州一中高二年段的林孟潇同学,特别喜欢数学,已经从学校图书馆里借来了美国大学预修课的数学书来学习,他说,虽然知识点比高中更难一些,但感觉更有条理,学起来并不吃力。

“很多学校开先修课时受到升学等因素影响,一些高校将先修课的成绩作为录取依据,先修课有可能被高校‘掐尖’的情况所左右。最关键的是先修本身是出自学生发展状况的需要,而不是出自考试要求的目标,这样才能让先修课健全发展。”储朝晖说。

有没有增加学生负担?

对于这一观点,熊丙奇也表露了相同的看法:“学生的选择必须结合自己的兴趣、实力以及未来的升学规划。有的学生连基本的课程要求都难以达到,再去选修大学先修课极不理性。”

北大强调,“不能按竞赛培训的做法去教”

纵然如此,大学先修课依然会被质疑为高校“掐尖”的工具,熊丙奇认为,这是可以理解和想象到的,“目前,我国的大学先修课是各校各自为政开设的,只有申请这所学校的自主招生才管用,其他学校并不认可。如此一来,大学先修课就如大学和中学联合举办的实验班一样,有‘圈生源’的嫌疑,也一定程度地限制了学生的选择。”

国内首开先河的“大学先修课程”,在家长[微博]中也引发了一些担忧。福州一中学生家长林女士表示,明年开始将取消奥赛保送生,北大开设先修课程,是不是要把课程变成“变相的奥赛”?而一旦考试成绩和自主招生挂钩,就会有一些程度中上的学生,为了获得加分而勉强参加学习,这将会增加学生的负担。

那么,当大学先修课与升学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怎样才能避免违规操作呢?

对此,北大招办回应称,“先修课程”是少数学有余力的学生凭兴趣去学,而且安排在选修课的范畴内进行,没有兴趣和能力的学生是学不了的。

熊丙奇认为,要让大学先修课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就需要改变高校各自为政的情况,由一个专业中介平台,统一整合高校先修课程,向中学提供,同时各校自主认可,不能一校搞一套先修课程体系。

福州一中方面也表示,如果学生连高中的基本课程都没有学好,只凭先修课成绩是不可能得到大学认可的。

“与此同时,还必须进一步推进高考制度改革,不能把自主招生变为高考录取优惠,而应该建立学校和学生双向选择机制,在高考成绩公布之后,允许大学自主提出申请成绩要求,达到成绩要求的学生可自主申请若干所大学,大学独立进行评价(包括结合学生的先修课程学习情况),一名学生可以获得多张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熊丙奇说,只有这样,中学才会获得更大的自主办学空间,学生也会根据自己的个性、兴趣选择课程,包括大学先修课。

该校赴北大参加师资培训的雷官斌老师提到,北大教授们特别强调,先修课“不能按照竞赛培训的做法去教”。

对于熊丙奇的观点,张端鸿也表达了类似看法。

  会不会引发掐尖大战?

“我不反对其他专业机构开设大学先修课,但不能把它和学校绑定在一起,而应开放选择、开放认可、开放竞争。”张端鸿说,未来大学先修课应该变为由独立的第三方平台来组织,通过较好的课程质量和评价质量,赢得更多学校和学生的认可,同时也更能助力我国拔尖人才的培养。

北大称,“中国大学先修课程”是开放的系统,正积极争取清华[微博]、复旦[微博]、天大院校加入

《中国科学报》 (2017-10-17 第6版 动态)

还有家长担心,北大此举会掀起新一轮的“名校掐尖大战”。对此,北大方面称,“中国大学先修课程”是一个开放的系统,目前正在积极与清华、复旦、天津大学[微博]等兄弟院校联系,希望这些高校能一起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报名先修课的同学,大多数还是出于浓厚的兴趣。报名学习中国古代史的福州一中高二池新宇同学表示,自己成绩波动较大,尽管立志要报考北大历史系,但参加先修课的学习并不是为了学分,而是希望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为大学的学习打基础。

他山之石

美国AP课程(theAdvancedPlacementCourses),指在高中阶段开设的具有大学水平的课程。经过50多年发展,AP课程现覆盖22个门类,共37个学科,已在美国15000多所高中开设。AP课程成绩是美国学生申请名校的重要“砝码”。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