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英语拉下,弱化英语

将英语拉下,弱化英语

■每日一评

全国多地相继传出高考[微博]改革消息。江苏英语将“退出”高考。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宋承祥介绍说,从明年起,山东将取消高考英语听力测试。

社评晨报

不是英语学习不重要,不是我们学习和借鉴西方文化的步子变小

21日,北京市公布多项中高考改革方案,其中“高考降低英语分值”备受关注。北京的改革能否将多年被国人崇敬的英语拉下“神坛”?此举会否冲击庞大的英语学习市场?

北京市教委10月21日透露,2016年高考[微博]改革要点:1、语文从150分上调到180分;2、英语从150分下调到100分;3、文理科综合从300分上调到320分;4、数学150分不变。此外,在北京的中考[微博]中,语文总卷面分将由120分上调至150分;英语将由120分下降至100分。北京教育考试院还表示,高考英语可以一年两次考试,如果你高一的时候就考到了100分,那么高二高三的时候就可以不学英语了。(新闻详见本报今日9版)

鹿永建

降低英语分值

近日,多省都在酝酿高考英语改革,方案要么是取消听力要么是不计入总分,虽然尚未尘埃落定,但“弱化英语”的态势已经很明显。如今,北京率先出台方案,规定从2016年起,中高考中英语的分值将有所降低,而语文的分值则相对地有所提升,这可能会对其他地区的高考英语改革做出示范,“弱化英语”的趋势,也很可能会成为高考改革的重要内容。

北京市21日公布中高考[微博]改革方案,在网络调查投票和专业人士那里获得较高评价,但也有人担心英语分值降低会影响国民英语能力的提高。

增加听力比重

北京的规定一出,网友便开始议论纷纷,尽管各种观点都有,但好评率还是占了多数。不可否认,“弱化英语”是一种理性回归,有利于为畸形的“英语热”降温。此外,这引发好评还有另一重原因,那就是迎合了公众“取消英语救救汉语”的呼声。今年9月8日,教育部前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就在其实名认证微博上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微博]班,解放孩子,救救汉语!这样的呼吁,在当前的教育背景下,的确有不少的拥趸。

北京市今天推出的有关改革方案,改革指南是很明确的。比如通过调整英语考试分值和结构,改变目前基础教育中英语学习甚至重于中国语言学习的实际局面;比如通过改变招生计划、方式等,促进减负、促进生源均衡。方案所针对的问题都是社会上反应比较强烈、众多家长[微博]深受其害、专业人士批评比较多的。

根据北京市公布的中高考改革方案,2016年起高考英语由150分减为100分,其中听力占30分。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中考[微博]英语由120分减为100分,其中听力增加到50分。

客观来说,“弱化英语”也不可过于拔高。毕竟,高考改革的步伐,远不止英语这一环节。过分地关注“弱化英语”,很可能遮蔽了高考改革的真问题。在“弱化英语”之外,高考改革的拼图还有不少。如异地高考,尽管各地的方案大多出来了,但“门槛高”的规定本身,正消解着这项制度的善意初衷;再如高校去行政化,但一直是说得多做得少,真正的行动的确不多;又如多元评价体系,我们都知道高考的单一评价模式是不科学的,多元评价才更加妥当,但制度方面的努力,仍然十分鲜见。

这些措施中,针对英语考试的调整力度是比较大的。从2016年开始,北京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低到100分,实行社会化考试,成绩3年内有效。这样做,会不会弱化了英语学习?多个省份推出类似措施,会不会影响国人向外部学习的能力?有人提出这样的担心,的确应当正面给予解答。

北京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说,我们的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学习英语这么多年,但效果并不很好,许多学生的英语还是“哑巴英语”,张不开嘴,不敢交流。此外,英语教育越来越趋向应试化、畸形化,亟须改革。

简言之,高考改革绝不可能只是单一的改革,那无论是最近引发热议的“取消高考加分制度”,还是如今“弱化英语”的举措,都只是教育改革的重要拼图。完成了一块拼图,固然值得高兴,因为这也是一种进步,但不能满足于现状,而应继续推进高考改革向深水更深处迈进。毕竟,公平与科学才是高考改革的最终旨归,那就需要无限的努力。所谓公平,便是保证每一个学生有均等的机会;所谓科学,则是对每一个学生的评价体系必须中肯,不能厚此薄彼。

改革开放以来,向外学习、走出国门和基础教育课程设置,共同催生了各种各样的英语学习热,这是中国人打破保守、走向开放的重要伴生现象。但是,目前基础教育中,英语笔试过重过难过频,能够传授优质英语的教学人才过少,导致英语教学严重走偏,表现在几乎所有学生都背起过重的英语学习负担,其中喜欢英语、能用英语交流和工作的人才严重不成比例。降低英语分值并同时提高口语的比重应当对此有纠偏功能。

这位负责人表示,英语应回归到工具学科应用的位置上,北京中高考改革就是要突出英语作为语言的实际应用作用,在真实语境中考查语言运用,增加听力比重。同时,降低英语在中高考中的权重,探索新的英语考试方式方法。

事实上,早在2010年7月发布的《教育规划纲要》,其中就提出“探索招生与考试相对分离的办法,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逐步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制度。”这已经为教育改革提供了一个准确的方向。按着这样的要求,再制定具体的方案,继而再按着这一方向去细化完善政策即可。就眼下来说,最重要的是“行动起来”,而不是让其停留于“纸面上”或“文件上”。“弱化英语”的改革已经出来,我们希望其他的高考改革步伐也同步推进。

降低英语考试分值绝不是英语学习不重要,不是我们学习和借鉴西方文化的步子变小。降低英语分值之后,把众多学生从过重的英语学习负担中解脱出来,同时还应当采取配套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强对于外语和涉外专业人才的选拔、培育,并做强做精外语等涉外专业类校院和研究机构,为国家对外开放培育更多更好专业人才。

英语学习过热

重庆晨报评论员 龙敏飞

尤其值得重视的是,“全民英语学习过热”的当下,我国从事翻译的外文高端人才奇缺,出版物翻译水平在下滑。这就需要有关部门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把译介国外经典、基础类文献和最新文化成果作为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提高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可以参照有的东方国家的做法,设立或强化国家翻译机构,特别是把国外的最新出版物,择其优质者,投入足够财力人力翻译出版。这样,既保证了中国充分掌握世界文化的最新成果,又避免了大多数人学习外语之苦。

能否走下“神坛”?

观点延伸>

据了解,北京相关部门正在酝酿更大力度的基础教育改革,直面小升初“择校热”“规则乱”等热点、难点问题。需要强调的是,这一系列改革措施,都需要精确选择着力点,辅之以配套改革措施、甚至需要社会的良性互动,方能结出令人满意的果子。

不久前,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在微博中呼吁“取消小学英语课,增加国学教育,取缔社会少儿英语[微博]班”;加上有关“江苏高考改革方案英语将不再计入总分,实行两年一考”的报道,英语教育改革的呼声再次引起社会的关注。

降低英语分值

新华社北京10月21日电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融入世界的步伐,英语热在中国已持续二三十年。很多城市小学一年级甚至幼儿园开始教英语,许多家长[微博]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纷纷给孩子报名参加英语辅导班。

绝非放慢向外部学习

但是,过度注重英语的考试功能、英语教育低龄化等,时常被质疑和诟病,尤其是功利化的教学并没有让英语充分发挥应有的作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桑锦龙认为,目前的英语教学确实存在很多弊端,学生在英语学习中付出很大的精力但收效很小。现在大家对过于重视英语教学忽视母语教学的现象不满意,希望在考试中减少英语的考试分值,增加语文的考试分值。中高考应该发挥好“指挥棒”的作用,对中小学的教育教学改革产生引导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向外学习、走出国门和基础教育课程设置,共同催生了各种各样的英语学习热,这是中国人打破保守、走向开放的重要伴生现象。

降低英语权重

如今,降低英语考试分值绝不是英语学习不重要,不是我们学习和借鉴西方文化的步子变小。降低英语分值之后,把众多学生从过重的英语学习负担中解脱出来,同时还应当采取配套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强对于外语和涉外专业人才的选拔、培育,并做强做精外语等涉外专业类校院和研究机构,为国家对外开放培育更多更好的专业人才。
据新华社

“虚火”能否降温?

长期的“英语热”催生了庞大的英语学习市场。如今,英语培训机构遍布各大城市,“外教授课”“一对一”等广告招牌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家长每年投入上万元甚至数万元用于孩子的英语学习。

北京中高考降低英语权重的改革对考生有何影响?会否对英语学习市场造成冲击?北京精华学校[微博]副校长赵志平表示,高考英语分值降低对那些数理化突出、英语成绩不好的考生来说是一大利好。更有利于大学选拔人才,减轻学生的备考负担。同时,有利于淡化盲目学习英语热,关注国学教育。

他认为,此次改革的大方向是对的。同时,赵志平说,尽管英语在高考中分值有望降低,但短时期内并不会淡化国人的学英语热。现在孩子从幼儿园甚至更早的时间就开始学英语,英语考试在一些重大考试中都占据重大比重,如中考、高考、研究生考试,甚至职称考试都要考英语,英语学习的重要性到了无法撼动的地位。只是在中高考中减少分值,对英语的教学和培训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赵志平建议,要改革,不妨把英语从高考中去掉,成为社会化考试,学生在高一和高二时就能完成英语考试,高三可集中精力准备其他科目考试。

  新华时评

降低英语分值

绝非放慢向外部学习

北京市推出的有关改革方案,改革指南是很明确的。比如通过调整英语考试分值和结构,改变目前基础教育中英语学习甚至重于中国语言学习的实际局面;比如通过改变招生计划、方式等,促进减负、促进生源均衡。方案所针对的问题都是社会上反应比较强烈、众多家长深受其害、专业人士批评比较多的。

改革开放以来,向外学习、走出国门和基础教育课程设置,共同催生了各种各样的英语学习热,这是中国人打破保守、走向开放的重要伴生现象。但是,目前基础教育中,英语笔试过重过难过频,能够传授优质英语的教学人才过少,导致英语教学严重走偏,表现在几乎所有学生都背起过重的英语学习负担,其中喜欢英语、能用英语交流和工作的人才严重不成比例。降低英语分值并同时提高口语的比重应当对此有纠偏功能。

降低英语考试分值绝不是英语学习不重要,不是我们学习和借鉴西方文化的步子变小。降低英语分值之后,把众多学生从过重的英语学习负担中解脱出来,同时还应当采取配套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强对于外语和涉外专业人才的选拔、培育,并做强做精外语等涉外专业类校院和研究机构,为国家对外开放培育更多更好专业人才。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