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822那么些云朵和青草告诉本人的事,腹有杰出

www.9822 3

www.9822那么些云朵和青草告诉本人的事,腹有杰出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能站在这里和大家聊天。大部分人站在台上都会有点紧张,我不一样,我属于少部分人,我非常紧张。

www.9822 1

www.9822 2

来之前,我有点绝望地问邓湘子老师:我能说什么?今天现场的很多嘉宾,在文学领域都是我的前辈啊!跟我的前辈谈写作,岂不是班门弄斧。

在我还没有见到这个男孩时,就对他的名字产生了兴趣。于是,第一天见面,围绕名字做文章,专门在黑板上写了一首诗《登幽州台歌》,利用早读课,领孩子们读了几遍。

“微风吹过,花瓣掉落在地上。它要做什么?花瓣要当蚂蚁的小船,开启一段梦的旅行。”在一个下雨天,北京市通州区贡院小学学生马笑妃写出了这首诗,语文教师赵海凤被深深打动,“花瓣要当蚂蚁的小船,这是多么美好的想象呀!”在北京,就有几位和赵海凤一样的教师,在让学生爱上阅读的同时,还用妙招让学生学会品味诗中意境,自创儿童诗或诗词。这些诗里饱含着童心,让人读后爱不释手。

邓老师很同情地跟我说:那读一点你自己写的诗吧。

起初,没有人知道老师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我把这个瘦瘦的小男孩请上讲台,告诉他,也告诉全班同学,这是一个和你一样的名字的大诗人写的一首诗,他叫陈子昂,你叫龚子昂,相信,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大诗人的。

大量阅读打基础

好吧,那我开始读。

他充满稚气地点了点头,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

多位老师认为,教学生写诗不是一蹴而就的,学生要有大量的阅读积累。

第一首:《嘘——》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这个小男孩,没少给我惹麻烦,当然,都是一些小麻烦。无非是利用上厕所的时间,趁机玩一玩啊,衣服外套丢到厕所里啊,倒餐盘菜和盘子掉地上,发出尖叫啊,上课时不时摸着抽屉里折的半成品纸飞机啊,跑操的时候看到树叶跳起来用手触摸一下啊……

赵海凤目前任教三年级,三年级的孩子想象力丰富,有基本的语言驾驭能力。利用这一特征,赵海凤带学生一起阅读金波等名家的诗歌,品味诗歌中美好的意境。平时,赵海凤会给学生推荐大量的名家经典,让学生在阅读经典中吸收诗中“灵气”。

风提着裙子猫着腰

每一次批评他,找他谈话的时候,都是一副很乖的样子,连连点头,说:“是的,我错了,我下次不这样了!”

爱教学生写古诗词的门头沟大峪一小的语文教师艾彦华也很注重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除了教学生必背古诗词外,我还会在课间给学生分享我喜欢的诗词和美文。学生会觉得,老师在不断阅读,推荐的诗词很好,自己也想品味一番。”艾彦华有一套教诗节奏,“学生三年级时,我会带他们诵读古诗词,了解其中的节奏,想象诗中画面;到了四年级,我会让学生尝试写诗,了解押韵、平仄等专业知识;到了五六年级,我会带他们深入读白居易、李白的诗。”艾彦华认为,阅读、写作是一个相辅相成的长期过程,教师和学生都不能着急。

一片叶子都没有摇响

然后,我再喋喋不休地说两句,“你要用行动向老师证明你改正了!”

课堂搬到大自然

啄木鸟早早收工

然后,他点头。

在诗人的笔下,景和情是融合的。为了让学生更加了解诗人的“小心思”,不少老师把课堂搬到了大自然,让学生在自然中追寻诗人思想的痕迹。

路过的蚂蚁踮着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最近,北京一直下雨,赵海凤把孩子们带到学校的花园里,一起静坐听雨。“金波写过‘微风吹落了花瓣儿,花瓣儿在空中飞舞着’,我们一起感受一下微风吹花、吹叶子是什么样的。”在老师的讲解和大自然的浸染下,不少孩子情不自禁地写出了自己心中的诗歌。“我看着风在动,看着雨在下。我看着花在摇,看着叶在飘。看着我的梦,在飘飘摇摇。”在学生的诗中,赵海凤感受到了一种力量,“孩子们能用诗意的眼光看待生活,在生活中发现美,这让人感动。”

谁也不敢

然后,这种没有规律的小错误再来一次。

丰台五小的裴仲哲老师也爱结合大自然教诗。有一天放学时下起大雨,学生们都站在屋檐底下等家长们来接。不时有孩子说:“哇!大雨溅到我身上了,好大啊。”裴老师看到这样的情景后,就跟同学们说:“你们可以联想下‘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这句古诗。”

吵醒午睡的熊猫

有两回,还主动跑到我这儿来,“潘老师,我犯错误了,我刚才……”

而艾彦华则利用门头沟区域优势,把孩子们带到山里、河边和大自然“谈话”,这让学生写的诗句里充满了清新之感。

它那么胖,那么大,又那么重

我当时一阵意外,心想,这主动承认错误的一年级男孩,可还没遇到呢!

鼓励学生多写诗

身板儿像柱子,大屁股像座山

仔细一问,原来是护导老师看到他违纪,在厕所里玩,请他来找我的。

在不同的节日和场合里,艾彦华和裴仲哲都会鼓励学生通过写诗表达情感。

万一,啪地掉下树来,整个森林都要地动山摇

他倒也实诚,低头认错的确也是一种勇敢。

“下雨天、雾霾天、大晴天……结合不同的天气,学生能写出很多诗。”前年冬天雾霾时,艾彦华班里的学生都写了一首诗。“似雾非雾云不开,好似阴云天边来。神仙也需人指路,只缘来路皆雾霾。”这些诗简练且有童趣,发在网上后受到了不少网友的好评。

这是长隆野生动物园的一只熊猫。其实我写的是我的孩子。他小时候白白胖胖,看上去像个天使,一到晚上就成了不定时炸弹。每天晚上,我使劲浑身解数让他睡着之后,我就像一个低眉顺眼的贼,我不敢呼吸不敢说话,默默地洗刷完毕,我屏住呼吸打着赤脚溜进房间,我无欲无求,只求安安静静地睡个觉——往往这个时候,一个亢奋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妈妈妈妈,我要起床了!

从内心讲,我挺喜欢他的,有点儿没心没肺,最大的原因是他犯了错,不用老师费劲心思地去挖掘事情的真相,因为他从来不找借口,也不撒谎,错了就错了,且被批评一下,自我调节能力,内心修复能力还挺强,基本上一会儿就没事了。

在裴仲哲老师的班里,学校升旗仪式的旗手、护旗介绍稿都是学生用诗词形式写出来的。

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夜晚又开始了。想睡觉?不存在的,一个有孩子的妈妈是没有睡觉资格的。

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时候,看到他又调皮、捣乱,我偶尔也会气得发火。中午帮他打餐的时候,一声“谢谢潘老师!”声音大得出奇,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为了保存学生的诗,艾彦华今年开了“艾老师诗社”公号。“我负责选题,家长负责排版,好多家长现在回家都不玩手机了,而是和孩子一起品鉴全班学生写的诗,看哪首写得最打动人。”在这样的家校联动教育下,不少家长也主动写诗,和孩子一样成为艾彦华的“学生”。

所以看到这只熊猫,我咬牙切齿地写下了这首诗,以此泻愤。

用廖老师的话说,他一直很尊重老师,很幼稚。其实,我们都知道,他也想表现好,就是有时管不住自己。

在如今的语文考试里,写诗占的分数不多,但三位老师都认为,写诗不是目的。“我教孩子们写诗不是为了让他们成为诗人,而是让他们了解里面的画面美、节奏美、情感美,将真爱、真性情融入平淡生活中,把生活过得有诗意,这对他们的一辈子都是受益的。”艾彦华说。

第二首:《真的不是我》

语文课上,只要遇到会读的生词,特自信,声音特别响亮,被表扬后,那种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特别可爱。

有一点跟大家说明一下,这里署名的“小鹿”是我养的一条狗。它很爱皱眉头,经常皱着眉头思考它的狗生,一思考就是两小时。我觉得它比我爱想事,比我更像一个诗人,所以我写的诗全部署的狗名。

如果没有预习,不会读,也不会耷拉着脑袋,会努力思考,拼命地想,有时候会蹦出一个毫不相干的词语,同样声音响亮。

它现在已经去天堂了,我想它在天堂里一定是一只饱读诗书、风流倜傥的上流社会名狗。

然后,我就问他:“老师就知道你没有预习!”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对对对,我没有预习!”立即点头。

一夜之间 把绿草地偷走的人

很长的时间,看到他调皮犯错的时候,我就在想,以这小子目前的状态,这名字和大诗人的名字放在一起,得要有多少遥远的路程啊!

是深秋的风

回头一想,为什么要把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他就是他,只是他自己,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是不可复制的,就慢慢地等待他自己绽放吧。

真的 真的 不是我

或许有时候也不是孩子的问题,是我们老师和家长没有找到更好的教育方法。

我去过南山很多次。这头小牛是我的老朋友。

我发现,我们的心态放平和了,或许转机就这样悄然而至了。

拍这张照片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为了让我的牛朋友看我的镜头一眼,我拿走了它正在吃的草。后来,它追了我一公里。

有一个周三,我护导,课间有好几个孩子在二楼图书角看书,尽管有些孩子只是翻翻,没有进入状态,但即便这样,摸摸书也是爱上读书的第一步啊。突然,我发现了居然有他的身影,紧接着,不知看到《米小圈上学记》中的一个搞笑的地方,竟然不顾一切地大笑起来,不仅笑得前俯后仰,嘴里还不停地说:“哈哈哈,笑死宝宝了,笑死宝宝了,哈哈哈……”

这一首也是在南山,写的是我的羊朋友。

我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旁边的同学也被他吸引了。

《世界上最好的梳子》

我还专门给他拍了一小段视频,这样的可爱也就他们这个年龄段才会拥有。

清晨,刚刚睡醒的青草地上

回到班,表扬他爱读书,同时提醒他公共场合要注意,不要影响到他人。

还带点儿露珠味道的光线

接下来的几天,依然会有一些小错误,但不知何时,又发生了改变。

最适合梳胡子

课间不奔跑了,开始练字了。从有凹槽板的字贴,到薄膜描红,练上了瘾,居然早读课上,在抽屉里开始练了。

我没收后,把他请到办公室,告诉他:“练字是好事,但早读课应该干什么?”

梳好了 它们在发光

“读书。”

第四首:《谁咬了那朵花》

“第一,在抽屉里练字,错过了读书时光,第二,在下面偷偷写,不仅坐姿不正确,还得时时防着老师,能写好字吗?”

是谁咬了她

“对对对,我下次不这样了!”

那朵金灿灿的格桑花

然后,再也没有早读课练字了。

蚂蚁的嘴巴 太小

转为课间,且主动交给我几份练好的描红,因为带凹槽的字板写完很快就会消失,我看不到,他就选择薄膜描红,从汉字描到英语字母,越练越起劲,写得还不错呢!

兔子的嘴巴 太大

然后,开始班级里狠狠地表扬他,号召同学们向他学习。结果,班上开始有人也课间练字了,只是不知能坚持多久。

肯定是螳螂

又过了两天,他来找我,“潘老师,能给我几张纸吗?我想写诗。”

锯走一块 两块 给他的新娘做了头花戴

写诗?我确定自己没听错。缓了片刻,递给他几张方格纸。

这首诗是很多年前写的。那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正在热恋中。热恋中的女人,世界都是粉红色的。院子里的公鸡早起打鸣,听上去都像在唱情歌。看喜洋洋和灰太狼,我都要被灰太狼和红太狼的爱情感动得泪流满面。

下午,交上来几首诗,有些诗写了好几句,有些只有一句话,均自主写了班级学号姓名,让我大吃一惊。

那有一天,我遇到一朵缺了一小块的花,我的心都要碎了,碎得跟饺子馅似的。一个两万字的爱情悬疑小说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最后浓缩成了这首诗。

我把他写的诗转行,不改一个字,如下:

接下来这一首写的也是爱情。

龚子昂4号201610

《老园丁的警告》

天龙飞

千万,千万

小弟弟

别让你的花打扮成这般模样。

想要飞

眼神差的蝴蝶,会把她当同伴,

天天想要飞

喊她,飞呀,飞呀,朝着阳光飞呀。

看上天龙飞

花抖一抖身上的粉,收一收自己的瓣儿,

小鸟飞

呼啦——就飞走了。

小鸟飞飞

每一朵花,都会飞。

飞过蓝天

只是她们自己不知道。

飞过草原

千万,千万别让你的花,打扮成这般模样。

飞过大海

爱情是什么?爱情是这个疲倦时代的英雄梦想。爱情是,呼吸呼吸,我们是两只装满热气的瓶子,被菩萨放在一起。爱情是你被残酷生活狠狠咬了一口,你把这痛苦和着泪水咽下,还能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写下一首名字叫做《是谁咬了我一口》的诗。

飞过我们的眼睛

爱情不是相互迁就,而是彼此成就。你是诗的里那朵花,你曾以为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看云起云落,花开花谢,就是一生。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一只蝴蝶,他坚定地相信你会飞。后来,你就真的飞起来了。

风和水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们彼此相爱,就是为民除害,因为爱情,我们都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一天

所以,其实我写诗,是在写自己的人生。在诗里,有我的孩子,有我的狗,有我的爱情,有我与万事万物对话时,那些小花、小草,那些牛,那些蚂蚁和蜗牛告诉我的秘密。

风对水说

很多年前,我开始写诗,其实是一个弹尽粮绝的编辑绝处逢生的无奈选择。

水呀水呀

我负责的扉页版面,因为我们邓湘子老师非常苛刻的要求,我这个专栏的所有作者都罢工了。

你好顺长啊

邓湘子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领导,也是世界上最残酷的编辑。他对扉页的要求大概是,佳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作者常常被逼得稿子一不小心就改十几次。

水高兴极了

他开早会的口头禅是,你对得起几百万读者吗?!

(这个“顺长”我猜大概是水流向一个方向)

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每次发稿都觉得几百万只眼睛幽怨地看着我。

然后,我就在班上表扬他,龚子昂的诗写得还不错呢,老师没有指导,这些都是是下课即兴作的诗。我想,一定是最近他晨读特别认真。

后来,我一边哭一边求我的扉页作者爸爸们给我写稿,他们都十动然拒。十分感动,十分同情,然而坚决拒绝了我。

这一表扬不得了,下课继续忙着作诗,连上厕所也忙得没时间了,中午,去趟厕所,手握一大包抽纸,示意我“憋不住了,来不及了!”

为了不丢掉这份我深爱的工作,我只好自己写。

回班,对我说,“潘老师,你给我的纸,我只写了三张,这两张留着明天写,这两张留着后天写……”

然后这么一写,就莫名其妙地写了好多儿童诗。

“没事,你写吧,不够了我再给你。你写得好,我帮你发到网上,让更多人看到!”

像在座的这些写作天才们,大佬们,你们总是会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而对于我来说,我本不会写诗,发稿就在临头,只好绞尽脑汁。

“真的!你一定要帮我发到网上!”

时至今日,我依旧不觉得是我的诗写得好,才能填补扉页的空白,这一切,都是源于邓湘子老师做为一个有情怀的教育从业者,对一个初涉诗坛的年轻人的莫大善意和鼓励。

“对了,潘老师,你发到网上后,那个我写过的纸,别丢了,我还要用呢!”

写这些好玩的小诗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些奇妙的事情。

“好!”

我的孩子是一个非常野的顽童。他要读刺激的、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断然没有耐心去读一首诗。

然后,班上的孩子对他开始有点崇拜了,有个孩子在日记里写道:“我们班龚子昂开始写诗了,我要向他学习……”

有一次,他从幼儿园回来告诉我,牛牛今天给他背了一首鸡翅诗。什么鸡翅诗?我问他。

果然,昨天放学前,他又交给我几首,说一定要我帮他发到网上。

肯德基的鸡,诗里面有翅膀。他很笃定地说,一边说一边擦了擦流到了脖子上的口水。

天安门

我赶紧问问牛牛妈妈,我才知道,这首诗叫做《赤壁怀古》。

龚子昂4号201610

后来,我很担心他会成为一个不学无术,只知道吃鸡的“地主家的傻儿子”。我就给他读我写的诗——

天安门

给他讲我看到的苔藓的眼睛;讲树收藏了很多秘密之后,忍不住砰地一声开了一朵花……

我们的国家和万里长城

《树,有时忍不住》

离离原上草

树,是大地里长出的耳朵

离离天蓝飞

住在黑暗、潮湿房子里的

飞上天空上

钻山甲、蚯蚓、裸鼢鼠们

小鸟儿比我飞得快

挨着树根,就听到

但是没我大

噗丝——那是豆娘去散步,在抖身上的露水

它比我小

嗦,嗦嗦——那是蜂鸟喝完蜜,在擦它的尖嘴

(他说这是根据离离原上草改编的)

滋呀滋呀——那是睡不着的夜虫,在滚它的床

一年级的小偷

哗,哗——那是采蜜归来的蜂,在仓库里倒花粉

二年级的贼

……

三年级的帅哥找美女

树默默地听着,它不爱说话

四年级的大弟弟比哥哥小一岁

哪天实在忍不住

(我猜这首是根据《稀奇真稀奇》里的“麻雀踩死老母鸡,蚂蚁身长三尺六,八十岁的老爷爷坐在摇篮里”改编的。

就选一个清亮的早晨

这么说,小子还真有写诗的潜力呢。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脑子里只有几个方块字,和数着手指头,将那些枯燥无味的数字倒来倒去。

砰地

对了,这小子还给我个大惊喜呢,有一天,他倒腾了一会儿超轻粘土,送给我个礼物,“潘老师,这是我送给你的花瓶!”

开一朵花

我一看,眼前一亮,谢谢他,夸奖他做得真漂亮。

《去哪儿》

同时,请他帮我送到办公室。原因是让他感受到老师很珍视他的礼物,也让他能有帮老师做事的优越感,而不是因为挨批评到办公室。

嘴巴说:“去厨房瞧瞧。”

他笑着说:“就是第二个桌子吧!”然后,屁颠屁颠地送去了。

耳朵说:“去听鸭子吹号。”

www.9822 3

鼻子说:“去找捞鱼的老猫。”

我还专门找了一朵小花插上,每天欣赏着这个小花瓶,如此地美好。

肚皮上的毛说:“去河里洗澡。”

就这样,看着他们一天天的变化,可爱又伴着状况不断,创新又伴着稚气未脱。有时候,从他们身上或许多多少少也能找到我们童年的影子,这是一种轮回,也只有贴近他们,近一点,更近一点,这个职业带来的幸福感,或许就这么简单。

屁股说:“去树下蹭痒。”

2017/4/29

它们一直礼貌地商量……

整整一个下午,

哪都没去得了。

因为阳光太暖,

脚——

早就睡着。

《她们的眼睛》

把自己当做一棵沉默的植物

让你的身体深深地抱住潮湿的土壤

让你的呼吸像一株真正的苔藓那样

缓慢、安静、细长——

你就这样静静地躲在大地里

就像

一滴雨躲在海洋里那样

悄无声息

然后

你就能看到苔藓的眼睛

她们像黑珍珠一样 闪着光

每一只眼睛

都会讲述

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一切关于苔藓的秘密

所有的植物都有眼睛

只是

她们轻易不让你看见

《兔子先生有块地》

讲的是秋天来了,兔子挖胡萝卜的时候发现它们全部长成屁股的形状。大象博士一调查,发现是播种的时候,兔子放的一个屁摔碎到地里。

那是一块胡萝卜地,

苗儿青翠又茂密,

兔子先生心里真欢喜。

哼着曲儿,唱着戏,

兴高采烈去翻地。

待会儿发生的事情,

让他真着急。

胡萝卜个个整整齐齐,

它们都长一个样——

我的天!

几十个屁股藏在泥土里!

大象博士心真细,

问了他五百八十个问题。

最后,

博士谈了一口气——

这事儿都怪你自己,

播种时你放了个屁,

啪的一声摔碎在地里!

我的孩子笑得很开心,上学时到处跟老师同学讲这个屁胡萝卜的诗。现在,他也开始写诗,我给大家分享两首:

《工厂》

我有一座工厂

有个猛大的烟囱

专门生产白云

飞到猛高的天上

前不久他在听《三国演义》,听得兴起,把凳子戴在头上,赋诗一首——

展开你的披风

眺望我的远方

我其实是一个皇上

有句话说,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天生的诗人。那我的孩子不是,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天生的相声演员。

我是一个非常懒散的人。我喜欢看书,但是我很少读诗集。我能叫得出名字的诗人也就两个,唐代的李白老师,以及在座的李少白老师。

我写得也并不多。

也许我以后并不会成为一名出色的诗人,但是这份在创作中得到的巨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将终其一生都伴随着我,滋养着我。

众生皆苦,自酿蜜糖。写作就是我的桃花源。

我的演讲结束了,谢谢你们的耐心聆听。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