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濂文言文,送东阳马生序

宋濂文言文,送东阳马生序

送东阳马生序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动和自动笔录,计日以还。天天津大学学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名家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欢欣,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大风,春分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无法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国王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大学生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别人之过哉!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感觉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辩,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我们,余之志也;诋小编夸碰到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余者哉!——西晋·宋濂《送东阳马生序》

第十课 送东阳马生序


明洪武十一年,也正是公元1378年,盛名法学家、国学家宋濂告老返家的第二年,应诏从家门浦江到应天(今吉林Adelaide)去朝见。同乡晚辈马君则前来拜访,宋濂为小马同学写了那篇序,介绍自个儿的求学经验和学习态度,勉励小马那样的青少年人趁着大好时光和优厚的读书条件劳苦学习。由于宋濂是从一文不名的草根阶层通过阅读一步一步学过来,文中当年在难堪条件下的冲刺时光也是令人如临其境。

宋濂

送东阳马生序

明代:宋濂

宋濂(1310—1381)字景濂,号潜溪,别号玄真子、玄真道士、玄真遁叟。鄂温克族,浦江人,元末明初教育家,曾被明太祖明太祖誉为“开国文臣之首”,学者称历史之父。宋濂与高启、刘基并称呼“明初诗篇三豪门”。他因长孙宋慎牵连胡惟庸党案而被下放茂州,途中病死于夔州。他的代表文章有《送东阳马生序》、《明太祖奉天讨元北伐檄文》等。

宋濂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临安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无法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阿蒙森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台湾海峡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日复一日,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够毁山之第一毛纺织厂,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笔者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操蛇之神闻之,惧其持续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父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先秦·列御寇《滴水穿石》

坚持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津大学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有名的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乐意,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大风,小满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可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国王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别人之过哉!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认为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辩,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笔者夸境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余者哉!——南齐·宋濂《送东阳马生序》

送东阳马生序

粤中庄有恭,幼有神童之誉。家邻镇粤将军署,时为放纸鸢之戏,适落于将军署之深闺,庄直入索取。诸役以其幼而忽之,未及阻其前进。将军方与客弈,见其神格卓绝,遽诘之曰:“童子何来?”庄以实对。将军曰:“汝曾读书否?曾属对否?”庄曰:“对,小事耳,何难之有!”将军曰:“能对几字?”庄曰:“一字能之,一百字亦能之。”将军以其方之大而夸也,因指厅事所张画幅而命之对曰:“旧画一堂,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闻香鸟不叫,见此小子可笑可笑。”庄曰:“即此间一局棋,便可对矣。”应声云:“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粮,喝声将军防范防范。”——未知·无名《神童庄有恭》

神童庄有恭

未知:佚名

粤中庄有恭,幼有神童之誉。家邻镇粤将军署,时为放纸鸢之戏,适落于将军署之深闺,庄直入索取。诸役以其幼而忽之,未及阻其前进。将军方与客弈,见其神格特出,遽诘之曰:“童子何来?”庄以实对。将军曰:“汝曾读书否?曾属对否?”庄曰:“对,小事耳,何难之有!”将军曰:“能对几字?”庄曰:“一字能之,一百字亦能之。”将军以其方之大而夸也,因指厅事所张画幅而命之对曰:“旧画一堂,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闻香鸟不叫,见此小子可笑可笑。”庄曰:“即此间一局棋,便可对矣。”应声云:“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粮,喝声将军防范防卫。”29初中文言文,赞颂,写人,轶事

名篇稳拿

送东阳马生序

宋濂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动和自动笔录,计日以还。天处暑,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
,又患无硕师、有名的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乐意,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立春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无法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此。

今虽耄老,未有所成,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圣上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旁人之过哉!

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撰长书感到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辩,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我们,余之志也;诋笔者夸境遇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余者哉!

【注释】

  1. 东阳:今福建东阳县,当时与潜溪同属金华府。马生:姓马的太学生,即文中的马君则。序:文娱体育名,有书序、赠序三种,本篇为赠序。
  • 致:得到。
  • 余:小编。嗜(shì)学:爱好阅读。
  • 假借:借。
  • 弗之怠:即“弗怠之”,不懈怠,不放宽读书。弗,不。之,指代抄书。
  • 走:跑,这里意为“快速”。
  • 逾约:超过约定的年限。
  • 既:已经,到了。加冠:西楚汉子到二八周岁时,实行加冠(束发戴帽)仪式,表示已成年。
  • 哲人之道:指孔子与孟轲法家的道统。宋濂是叁个主见仁义道德的法学家,所以非常刮目相看它。
  • 硕(shuò朔)师:学问渊博的教职工。游:交游。
  • 尝:曾。趋:奔赴。
  • 乡之先达:当地在道德文化上有名望的先辈。这里指浦江的柳贯、义乌的黄溍等古文家。执经叩问:指点经书去请教。
  • 稍降辞色:把讲话放委婉些,把气色放温和些。辞色,言辞和气色。
  • 援疑质理:提议疑难,询问道理。
  • 叱(chì赤)(咄duō夺):训斥,呵责。
  • 俟(sì四):等待。忻(xīn新):同“欣”。
  • 卒:终于。
  • 箧(qiè窃):箱子。曳(yè夜)屣(xǐ喜):拖着靴子。
  • 穷冬:隆冬。
  • 皲(jūn军)裂:皮肤因非常冰冷干燥而破裂。
  • 僵劲:僵硬。
  • 媵人:陪嫁的巾帼。这里指女仆。持汤沃灌:指拿热水喝或拿热水浸洗。汤:热水。沃灌:浇水洗。
  • 衾(qīn钦):被子。
  • 逆旅主人:旅店主人。
  • 日再食:每一天两餐。
  • 被(pī披)绮绣:穿着富华的化学纤维服装。被,同“披”。绮,有花纹的棉布。
  • 朱缨宝饰:红穗子上穿有珍珠等饰物。
  • 腰白玉之环:腰间悬着白玉圈。
  • 容臭:香袋子。臭(xiù):气味,这里指香气。
  • 烨(yè页)然:光采照人的样子。
  • 缊(yùn)袍:粗麻絮制作的大褂。敝衣:破衣。
  • 耄(mào帽)老:年老。八九八虚岁的人称耄。宋濂此时已70岁。
  • 幸预:有幸插手。君子指有道德文化的文化人。
  • 缀:这里意为“跟随”。
  • 谬称:不恰本地歌颂。那是作者的谦词。
  • 诸生:指太学生。太学:曹魏大旨政党设立的教诲学子的高校,称作太学或国子监。
  • 县官:这里指朝廷。廪(lǐn凛)稍:当时当局免费供给的俸粮称“廪”或“稍”。
  • 裘(qiú球):皮衣。葛:夏莽华夏衣服。遗(wèi位):赠,这里指援助。
  • 司业、大学生:分别为太学的次长官和教学。
  • 非天质之卑:要是或不是出于天资太低下。
  • 流辈:同辈。
  • 朝:旧时臣下朝见君王。宋濂写此文时,正值他从本土到香江市应天(卢布尔雅那)见明太祖。
  • 以乡人子:以同乡之子的地方。谒(yè夜):探望。
  • 撰(zhuàn赚):同“撰”,写。长书:长信。贽(zhì至):古时先导会见时所赠的赠品。
  • 夷:平易。
  • “谓余”二句:感到小编是在鼓励同乡人努力学习,那是谈到了本身的本心。
  • 诋:诋毁。遇到之盛:碰着的得意,指取得国君的好感重用。骄乡人:对同乡骄傲。
  • 归见:回家探访。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动和自动笔录,计日以还。天天津大学学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有名气的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忻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小规模试制身手

默写第四自然段。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强风,秋分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可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同舍生皆被绮绣,戴朱缨宝饰之帽,腰白玉之环,左佩刀,右备容臭,烨然若神人。余则缊袍敝衣处其间,略无慕艳意,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盖余之勤且艰若比。令虽耄老,未持有虚,犹幸预君子之列,而承国王之宠光,缀公卿之后,日侍坐备顾问,四海亦谬称其氏名,况才之过于余者乎?

选择

字词
  • 如临其境
  • 勉励
  • 渊博
  • 隆冬
  • 皲裂
  • 毁谤
  • 遭遇

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供,父母岁有裘葛之遗,无冻馁之患矣;坐大厦之下而诵诗书,无奔走之劳矣,有司业、博士为之师,未有问而不告、求而不得者也。凡所宜有之书,皆集于此,不必若余之手录、假诸人而后见也,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别人之过哉!

网上www.9822,东阳马生君则,在太学已二年,流辈甚称其贤。余朝京师,生以乡人子谒余,譔长书感觉贽,辞甚畅达;与之论辨,言和而色夷。自谓少时用心于学甚劳,是可谓善学者矣。其将归见其亲也,余故道为学之难以告之。谓余勉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诋笔者夸蒙受之盛、而骄乡人者,岂知余者哉!

【点评】

宋濂(1310—1381),明初作家,字景溪,号潜溪,吉林温州人。自幼好学,早年师从随笔我们吴莱、柳贯等人,少负文名,元至正八年被荐为翰林编修,他固辞不就,隐居山中。朱洪武称帝后,任命他为文化艺术顾问、江南儒学提举,授太子经。明洪武二年(1369)奉旨修《元史》,后因涉及案件被下放西藏茂州,途中病故,正德时追谥文宪。宋濂推崇宗经。感觉唯有孔仲尼之文“才称之为文”,“六籍之外当以亚圣为宗,韩非次之,欧阳子又次之”(《文原》),对于违反“温文尔雅”守旧的稿子一律采取否定态度。他长于小说写作,尤以传记文成就特出。代表作《秦士录》、《王冕传》、《李疑传》。他的写景随笔数量亦非常的多,且风格周边欧阳文忠,文笔清新,写景状物生动,不事雕琢,代表作有《桃花涧修禊诗序》、《环翠亭记》等。朱元璋朱洪武推其为“开国文臣之首”。

《送东阳马生序》:笔者用大方的笔墨汇报本身过去的学习经历,与马生以往学习阅读的特别优惠条件实行相比,目的在于劝告他利用方便人民群众的基准,虚心求教,认真阅读,希望马生重申机缘,虚心善学。可谓是诚恳教育,娓娓道来,小说恳切委婉,对于后人颇有教育和借鉴意义。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