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庆市今年设立58处秋菜销售点,齐齐哈尔新闻网

黑龙江大庆市今年设立58处秋菜销售点,齐齐哈尔新闻网

东北网齐齐哈尔9月8日讯
管理收费,打得七旬老汉口吐鲜血;弄权勒卡,气得卖菜农妇切齿咬牙。我市个别街头早市个人管理承包收费,公权私用,不仅损害党和政府形象,而且横征暴敛,加大商贩负担,刺激菜价上涨。承包市场,政府拿小头儿,承包者拿大头儿,老百姓吃苦头儿,记者经过一年多的明察暗访,剥皮儿露瓤,让读者看看——市场承包:包的什么馅儿

时下已经进入大批菜农进城卖秋菜的时节。
近日,从大庆市城管委综合执法支队获悉,为了加强对秋菜销售的规范管理,方便菜农进城卖菜和市民买菜,同时维护市容环境,今年在我市6个区共设立58处秋季“净菜进城”集中销售点。
买秋菜到指定销售点
每年9月末至10月初,正是秋菜集中上市的时候,无论在早市、农贸市场还是居民小区,大家都可以见到一辆接着一辆进城售菜的农用车。
据了解,售菜农用车进城虽然方便了市民购买秋菜,但在售菜过程中,往往也因为随意扔废菜叶等原因,产生大量的垃圾,影响市区环境卫生,增加环卫工人的工作强度。为此,市城管委下发了《关于加强对秋菜销售市场规范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区城管部门要以方便群众、便于管理为原则,为进城菜农开辟绿色通道,结合辖区实际合理设置秋菜销售点,各销售点要设立明显标志和引导牌。
9月23日7时许,记者来到让胡路区乘新二小区的秋季“净菜进城”集中销售点,看见一辆辆售菜农用车依次排开,场面井然有序,市场中间还悬挂着标有“秋菜市场”字样的条幅。
“有秋菜销售点就跟找到家一样,以前就是走到哪儿卖到哪儿。”菜农王女士说。市民马清文说,秋菜集中销售,既方便了消费者,也维护了市容市貌,一举多得。
今年新增22处销售点 萨尔图区23处
友谊市场、团结市场、中桥小区大门、三环大修厂路口、利民苑西门、铁二市场、奔二市场、奔三市场、宏邦市场、西宾市场、铁西农贸市场、铁西便民市场、美兰街与纬十二路路口、美兰街与保健路路口、三厂拥军农贸市场南门、熊猫宾馆旁、好一家超市旁、万宝2区庆客隆旁、万宝2区小广场、益民小区市场、中林街市场、万峰大市场、广源市场。
大同区3处 同深街西侧、同北路南侧同萨街东侧、同北路与同政街交叉口西北侧。
高新区6处
新城枫景东门二号路东侧空地、新华园市场与湖滨小区中间路网、湖滨教师花园第一街、万城华府正门、纬二路与富民街交叉口、惠民家园正门。
红岗区5处
晨曦社区、二厂水厂门前、银龙街和银成路交叉口、七区市场、工商银行杏南商店门前。
龙凤区6处
龙华市场东门至龙化广场之间、澳龙与龙铁和惠民苑公用通道、卧里屯大街74巷、兴化村早市、龙达路东城领秀B区南门到凤舞街、兴化村一区。
让胡路区15处
庆新:八区市场、北湖、九楼区市场前、让北路庆虹桥引桥下;奋斗:西苑大门、西静路农贸市场;旭园:长青西路;西宾:远望西湖街对面人行道;怡园:明园小区南大门、江苏路与悦园街;丽水:奥林路、华兴路;东湖:东湖庆客隆、东湖三小对面天河路、东湖二小东侧;乘风:乘新二小区市场。
不收占道卫生等费用
市城管委综合执法支队工作人员单立斌介绍说,今年秋菜销售点的管理办法遵从去年,对于不严重影响交通的进城售菜车辆,全市各级交通管理部门将正常放行,不会罚款处理;城管部门不会向进城售菜农民收取占道费和罚款;各级环卫部门在无偿清理秋菜集中销售点产生的垃圾及废弃物过程中,不会向售菜农民收取任何卫生费。
市“四城”联创办公室、市城管委等多部门还提醒进城售菜农民一定要遵守相关城市管理法律法规,不要影响城市交通和环境卫生,做到“净菜进城”。

东北网齐齐哈尔8月5日电 绵延200米街路变市场

自上世纪70年代末,为了活跃城乡市场,丰富市民的菜篮子,解决下岗职工再就业,我市先后建起了许多路边早市。这些早市自开办以来,始终由政府有关部门直接管理。本着市场卫生、设施建设等成本支出的原则,向经营者收取一定的费用。然而,数年前,有关部门对早市提出了“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经营、行业化管理”的新思路后,我市中心城区便将一些早市路边农贸市场的管理和收费承包给民营企业或个人经营管理。承包者每年向有关部门上缴一定数额的承包费后,便可自主经营,自主收费。然而,我市个别路边农贸市场却因这种收费权、管理权的移位,造成收费无据可依,管理粗暴蛮横,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商贩和市民颇有微词,有的甚至怨声载道。因为这些“市场管理人员”是打着政府的旗号行使权利,所以一些市民把怨气也撒到了党和政府上。记者经过一年多的调查走访,终于看清了这市场承包里面包的是什么馅儿。

交1元钱就可以阻碍交通吗?

袒胸露背 纹身金链打骂商贩 弄权勒卡

占道经营本来就是城市建设不允许的,可站前北大街北段却堂而皇之地被小商小贩占据,因为他们交了“占道费”。

这两年,人们在去早市买菜购物时,经常会看见个别收费人员袒胸露背,个别的还有纹身金链,一副电视连续剧《马大帅》中的彪哥形象。他们在收费时,商贩稍有怠慢,轻则口吐脏话,重则拳脚相加,有的还白吃白拿。

4日上午10时,记者来到站前北大街,只见市十四中校门两侧街路绵延200余米几乎成了自发市场。南起建设街道办事处东岗社区卫生服务站门前路段,卖菜的大车和小商贩搭起了市场的“入口”。北至水泥路面与土道的接壤处。这边是茄子土豆大葱,那边是黄瓜南瓜西红柿;卖鱼的水箱刚过,前面又是鸡笼;一对夫妇正现场熏制猪手等熟食制品,不远处一名老太太在热气腾腾的盆中捞着粉皮;“鸡头鸡翅鸡腿”的叫卖声在大街上回荡,牛羊肉的销售一样火爆;鞋摊、袜摊、日杂摊,馒头摊、糕点柜、麻花床……大街上最多的还是卖蔬菜和水果的地摊、三轮车。

8月26日,天刚蒙蒙亮,建华区星光村农民赵某某早早地拉着自家承包地生产的萝卜、茴香和辣椒赶到新化路早市。记者也怀揣相机蹲在她的菜摊儿旁边,了解管理收费等情况。6时30分,过来两个收费人员,其中一人蹲下将萝卜、茴香等鲜菜装满两塑料兜后,丢下一句“这菜钱就顶今天的费用啦,明天也不收你的了”后,扬长而去。旁边买菜的市民见此情景窃窃低语,骂声不断,他们吧气都撒在了“政府”身上。在旁边卖杂粮的商贩赵某某说:“这是经常事儿。”

由于街路两侧的自发市场,原本就不算宽的道路变得狭窄而拥挤,窄的路段不过5米左右宽。一辆开往龙江的长途客车就和一前一后开来的两辆大挂车因为错车犯了难。

同日,午后3时30分。记者在斜阳街北头路西又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三个市场管理人员痛打一位七十多岁的卖菜老汉。记者拎起相机拍下了令人痛心的场面。当三个打人的管理人员乘车绝尘后,卖菜老汉一边擦着嘴里流出的鲜血,一边大骂“政府”。因为老汉并不知道这些“管理人员”公权私用,还以为他们是政府城市管理人员。旁边的围观的市民也纷纷为老汉抱打不平。记者之后采访得知,这位叫董海的老汉今年已73岁高龄!

那么站前北大街北段占道如此严重,这些业户有没有管理者呢?“怎么没有人管呢?我们每天要交1元钱的占道费、1.5元的卫生费,还有工商管理费。”许多业户觉得自己的占道合理合法。难道,只要交1元钱,城市的街路就可以置交通于不顾,任由商贩“经营”吗?

记者在我市一些个人承包的农贸早市中,经常听到、看到一些管理人员打骂商贩的粗暴行为,这些问题不仅危害政府形象,而且与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主旋律相悖。

临时占道变长期盘踞占道经营险象环生

道路是供行人和车辆通行的载体,顾名思义,道路只能为交通服务。然而,由于一些企业施工或抢险救灾而临时占用或破拆,这是任何政府经过审批后都允许的。由于占道、破拆道路给城市基本建设带来一定损害,政府收取一定的占道费作为复修补偿也是合情合理。然而,我市个别路边市场却长期被商亭占道经营。去年8月,斜阳街市场为了“改造”,有关部门欲将路东边人行道上的商亭统一更换,同时为路西几家占据人行道的商亭下达了违章拆除通知。一个多月过去了,东边的商亭翻盖一新,但还是占据人行道,路西的商亭通过商贩的“协调”,违章拆除变成了就地翻扩建,有的商亭还将小区的防火通道堵塞。

斜阳街是龙沙路与龙华路沟通的重要街路,每天来往的机动车络绎不绝。因为两侧商亭占据了人行道,有的甚至把蔬菜果品摆到慢车道上,使本来狭窄的街路更加拥挤不堪。隔三差五便有机动车和行人刮蹭的交通事故。那么,为什么这么窄的街路还让商贩长期占道经营呢?记者经过走访调查,才把这个问号捋直:这里面和承包者经济利益“挂着钩”。

承包市场:政府拿小头儿

农贸市场市场化运作无可厚非。但是,政府的收费权落在谁的手里?收取费用的标准如何规范?政府利益和承包者利益孰重孰轻?管理人员有没有执法权?这些问题还有待认真研究和解决。

9月3日,记者在斜阳街一商亭采访时,正好碰到一位市场“管理人员”手拿商贩分布图逐家收取占道费。每户每月缴纳占道费60元,有封闭商亭的业户额外每月还要多交90元。记者查看了市场“管理人员”手中的商贩分布图,一共有119户。待市场“管理人员”走后,记者又在这400米长的斜阳街走了一个来回,看到路两边共有50余个固定封闭商亭。

算算看,斜阳街的市场承包者一年收入多少钱?

119户商贩乘以每月60元,共计7140元,再乘以一年的12个月,共计85680元。其中有50户固定封闭商亭,每月交90元,共计4500元,再乘以一年的12个月,共计54000元。两项相加,承包者每年仅此占道收费就高达139680元。这些仅是固定的收入,还不算每天到市场流动的散商游贩每人每天收取5元钱的占道费。

承包一条400米的街路占道收费权,每年净收入高达14余万元,而经营者的经营成本是多少呢,一年多来,记者只看到一个“管理人员”在市场管理收费。

承包者每年揣兜14万,可他上缴政府的承包费又是多少呢?就此记者采访了发包单位,龙沙区城建局的王局长。王局长经过查证给出记者的确切数字是:斜阳街年承包费为15750元。

记者又算了一笔账,承包市场者每年收益是支付的8.8倍。

政府的占道收费权被公权私用了。而作为公共事业的垃圾清扫也同样包给了个人。在我市一些农贸市场,卫生费收取标准也不一样。新化路早市每个摊位每日收取2元,每月还要加1元垃圾处理费。而斜阳街的每户商贩每日收取卫生费为1.5元。承包者雇佣了4名环卫工人每日清扫斜阳街的垃圾。每名环卫工人的工资为每月525元。4名环卫工人月工资为2100元。而卫生承包者月收取商贩的卫生费为5355元。卫生承包收费每月盈余3255元,是为环卫工人工资支出的1.5倍。至于卫生承包费是多少,记者采访了龙沙区正阳街道办事处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以种种“理由”不向记者透露内情。记者有些想不通,这本该公开、透明的承包收费为何遮遮掩掩。涉及国家机密,还是涉及个人隐私?9月1日,记者在大民菜市场了解到,当天土豆每公斤8角钱、大葱每公斤8角钱、白菜每公斤7角钱,而在斜阳街市场,这三种蔬菜的零售价都翻了一倍。大民菜市场的商贩每天只交2元钱,而斜阳街市场的商贩每天要交5元占道费、1.5元的卫生费。一位商贩对记者抱怨说:“你市场收费越高,我的菜价也越高。反正羊毛不能出在牛身上。”这几年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连连出台,为了抑制物价上涨,确保老百姓的菜篮子丰满,政府已先后取消了农贸市场的各种税费,可政府收的费不收了,个人收的费却年年“涨猴儿”了。

承包市场的投入产出比是8.8倍,承包卫生费的投入产出比是1.5倍。400米的斜阳街啊,每年竟出14余万元的净利润!这还不算承包人强行向商贩高价推销塑料袋的收入。仅仅400米的斜阳街,便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那么我市其他宽而长的街路市场又有多大的“产值”呢?各个市场的商贩用其他市场购买的塑料袋被“管理人员”“依法”没收。至于这些人有没有执法权?又有谁过问?

什么买卖来钱这么快?市场化运作的发包者难道不知道这巨大的投入与产出的差额吗?每年发包又是通过什么形式体现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规则?

通过记者的市场调查,让人想起了马克思说过的“权力的掠夺比资本的掠夺更直接更残酷”;看到73岁高龄的董海老汉被打的口吐鲜血,人们是否会感到拳头的掠夺不仅残酷,而且血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